原標題:“後曼德拉時代”,南非站在十字路口?
  國際在線消息(記者 任傑):2013年12月5日,一顆偉大的心臟停止了跳動。當天深夜,南非總統祖馬發表電視講話宣佈,該國首位黑人總統,享譽世界的政治家納爾遜?羅利赫拉赫拉?曼德拉逝世。現在,後曼德拉時代正式到來,南非站在了十字路口。
  南非總統祖馬說:“我們敬愛的領袖、民主南非的締造者曼德拉辭世。南非失去了她最偉大的兒子,南非人民失去了父親。”
  噩耗傳來,舉世震動。南非宣佈舉行十天國葬。這場堪稱史無前例的隆重葬禮,全球媒體聚焦,世界政要雲集,人們不吝褒獎之辭,稱頌曼德拉的功績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達了這樣的敬意:“曼德拉是推動世界公正、平等和人權事業的巨人。我們深切悼念他,他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燈塔,光輝照耀人類史冊。”
  曼德拉95歲的人生,堪稱一部傳奇。他出身貴族,自小叛逆。他為反對種族隔離制度入獄27載,以一己之巨大犧牲喚起世界對南非多數人民不幸命運的關註。他跨越歷史恩怨,推動民族和解,締造國家民主制度。76歲當選總統後,曼德拉力主推行一系列社會經濟調整政策,並通過持續的公開活動,消融南非種族間的敵意的堅冰。時至今日,曼德拉1994年就職時,為南非描述的美好前景,仍迴蕩在世人心間:“治愈創傷的時刻到來了,重建國家的機遇就在眼前。我們立下誓約,建立一個讓所有南非人都昂首前行的社會。不論黑人,還是白人,人們不必恐懼,人們感受尊嚴。”
  國葬期間,南非人以齊心、團結與有序的面貌,展現了曼德拉致力倡導的民族和解精神。偉人逝去,“後曼德拉時代”的國家前途,已在南非社會引發廣泛討論。曾與曼德拉一起被關押在羅本島監獄的“政治犯”、南非政府前部長塞克斯瓦萊在接受本臺記者專訪時,對南非的未來並不悲觀:“曼德拉1999年卸任總統時,有人預言,南非將會崩潰。但事實證明,曼德拉告別政壇很久了,南非沒有停止發展步伐。我們成功舉辦了世界杯。偉人終會離去,就像中國失去毛澤東後,頂住了各種困難,現在崛起為世界經濟強國,南非亦然。”
  而在曼德拉基金會研究員哈裡斯看來,曼德拉離世後,南非的發展走向值得嚴肅對待,曼德拉奠定了新南非發展的基石。他推動的種族和解進程剛剛開始。‘後曼德拉時代’到來了,南非站在十字路口。未來10年,我們要解決很多棘手問題,比如,教育和腐敗問題。我們要修正當下的錯誤。否則,一切可能就太晚了。”
  曼德拉離世,恰逢新南非建國二十周年前夕。20年來,南非民主制度穩步運轉,黑人社會經濟地位不斷改善。在國際舞臺上,南非成為世界主要新興經濟體,加入金磚國家行列,發出了非洲大陸的最強音。但與此同時,數百年的白人殖民統治,特別種族隔離制度留下的傷痕仍未愈合。
  有人把南非形象比喻為“黑腦袋”與“白身子”的混合體,意指黑人雖取得了國家政權,但白人仍牢牢掌握國家經濟命脈。南非社會交織著繁華與落後,榮耀與嘆息,貧富鴻溝巨大,約占國家八成人口的黑人群體仍普遍飽受失業、收入低微等問題困擾。官方數據顯示,當前,南非黑人的家庭平均年收入僅為白人家庭的1/6。而同時,白人也在抱怨,黑人主政的政府拿走了他們的利益。在這種社會背景下,種族間緊張關係難以化解。
  曼德拉基金會研究員哈裡斯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,直指南非社會面臨的諸多問題:“南非民間不滿的情緒在增加。相當多的人找不到工作,很多人不識字,沒有房子,甚至用不上乾凈的水。人們都清楚,各種抗議在增加。如果找不到解決方法,人們對政府的不滿情緒還會增長。人們正在失去耐心。”
  種族和解是歷史進程。南非輿論普遍認為,曼德拉構建了國家認同感,邁出了關鍵的第一步,但一旦沒有持續有效的經濟社會改革跟進,推進種族和解將面臨重重困難。全球經濟放緩,南非經濟遇阻,最近一年來,南非各行業接連掀起罷工潮,凸顯了人們改善境遇的訴求。2012年8月,震驚世界的馬裡卡納鉑金礦槍擊流血事件,更是暴露出南非社會深層次的矛盾。
  南非民眾弗蘭克對記者分析說,南非社會的不平等現狀,是引爆一系列矛盾的根源。讓他擔憂的是,過去兩、三年來,南非社會發生的暴力事件增多了。這包括,針對女性和兒童的暴力犯罪,不同工會組織罷工時引發的暴力事件,以及警方應對工人罷工時的暴力傾向。很多問題都是因為社會不平等的問題而釀成。我們亟需採取行動,讓社會變得更公正。
  民眾的不滿情緒自然會指向政府與執政黨。作為南非最大執政黨,非洲人國民大會(非國大)或許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民意壓力。1994年,新南非建國後,非國大完成了由革命黨到執政黨的轉型,頭頂“曼德拉光環”,非國大迄今主導南非政壇。歷經過四次大選,這個擁有百年曆史的政黨,一直控制著議會多數席位。
  但近年來,由於一系列社會經濟政策不得民心,加之黨內內耗加劇,高層貪腐醜聞不斷,非國大支持率下滑。最近,身兼非國大主席的南非總統祖馬,陷入耗費巨資改建私人官邸的醜聞。在曼德拉追悼大會上,南非民眾甚至對他報以噓聲。一位非國大的支持者難掩對該黨高層的失望。他說:“我仍然支持非國大,但我對非國大領導層非常不滿。他們應該下臺。”
  2014年大選在即,非國大將面臨反對黨強有力的挑戰。有分析說,非國大自始至終主導曼德拉的國葬儀式,用意顯而易見:竭力彰顯曼德拉的黨派身份,以此聚攏民意。
  很多南非人都記得,曼德拉曾說過,“如果非國大做得不好,就像拋棄種族隔離制度一樣拋棄它”。南非民眾弗蘭克認為,非國大到了需要做出改變的時刻。他說:“有兩種可能,非國大要麼更加關心百姓的訴求,要麼繼續背道而馳。這是個大問題。如果非國大在未來的大選中經歷挫折,失掉更多選票,或許能促使它反思,為人民謀利益。”
  再過幾個月,南非人就將用選票,表達他們對國家前途的期盼和訴求。不再有“國父”曼德拉的註視,這場大選很可能將重組南非政治生態版圖。無論結果如何,曼德拉所珍視的多元民主理念,將又一次得到實踐。
  此刻,南非舉國承諾,繼承曼德拉的政治遺產。此刻,人們不妨重溫他1964年就已堅定的奮鬥理想。曼德拉:“我胸懷這樣的願景:在一個民主的、自由的社會裡,無論黑人,還是白人,所有人都和諧相處,享有均等的機會。我願為這個理想奮鬥終生,並盼望親眼見到夢想成真。如果需要,我願為此奉獻生命。”
  如今,曼德拉的身影隱去,“彩虹之國”的前程如何,人們拭目以待。
創作者介紹

Miss

xy89xyhz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